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/cite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
第3章:化身修罗

  • 作者:零食物语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17-12-19
  • 本章字数:2106

慕涵歌柔美的脸上浮现一层与其温婉外表不符的肃杀之气,一双如水双瞳冷冷的看向天际那半钩残月,一样的荒凉如冰,俯瞮苍生。

没错,她是本该已经死去的人,她就是被冠以恶名,暴尸乱葬岗的慕涵雨,她亦是从地狱归来的冤魂,集怨恨于一身,只欲化身修罗,将仇人摧毁殆??!

可她更恨自己,游历江湖十几年,习得一身本领,最后却蒙了心窍,错信奸人,搭上了自己的所有。那个道貌盎然的人,堂堂的当今太子楚宸洋,不过是把她当做一把杀人的利器,用感情作为诱饵,便哄得她心甘情愿为他做尽坏事,为他以身试药,最后却成了他们俎上待宰的鱼肉。

那天夜里,她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回来的时候,满心以为他会如她所愿,实现他的承诺娶她为妻,让她可以从此退居身后,安心行医,不用再打打杀杀。

所以当他笑得一脸温柔,给她递上那一杯茶的时候,她带着满心的喜悦一饮而尽,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块冰凉的石床上,浑身像是被捆绑一般半分都动弹不得。

“你真是天底下最蠢的女人,本太子怎么可能娶一个满手鲜血的巫女为妻?更何况我与你有灭村之仇,又怎可放心让你活着?!彼蝗缤5奈⑿ψ?,“仁慈”的让她在死前知道了所有真相,而饶她心中再怎么悲愤却连挣扎都做不到。

直到他把巫师召了进来,跟在后面的是一直与她姐妹相称的丞相千金凌若梦,真相像是撕裂的画卷,残破不堪的摊开在她面前,那些她信任的人一个个都扯下了伪装的面具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“你很心痛是么?”楚宸洋垂下头,玩味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冷冷的直视她几乎要喷出火来的双眸,语气却依旧温柔得可怕:“你放心,很快你就感觉不到心痛了,一个没有心的的人,是不会有感觉的?!?/p>

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她咬牙冷声问道,额头却开始冒冷汗,此时,不管他要做什么,她都只能任其宰割。

凌若梦款款走了过来,站在她身边,还是那副端庄温柔的模样:“好妹妹,你知道的,姐姐我自小身体就有病,宸洋他们为了我的病,可算是费尽了心思?!?/p>

凌若梦的话说得模棱两可,却让慕涵雨听出了一身冷汗,她不用说明白,慕涵雨也能明白她的意思。这些年来,她受楚宸洋蛊惑,以自己身为巫村之女的特殊体质为他们试过不少的丹药,他道是自己为了取得丞相家的支持,要替他们治好丞相千金的病,她也就信了。后来自己又和凌若梦感情甚好,便更是心甘情愿,哪怕自己时常因为药性折磨痛不欲生,也都忍了,现在看来,原来一开始,她就只是他们的一个药炉。

“我千方百计为若梦治病,并非因为她的身份,只因她是我深爱的女人,将来会是我的太子妃,让你试药,也不过是想让你的心脏能够适应各种药性,能在换了一个身体后,在若梦这里更好的存活下去,涵雨,本太子很感谢你,这点,你做得很好?!?/p>

“妹妹,你知道么?我有多讨厌你,却不得不自降身份,和你做什么姐妹,明明宸洋爱的人是我,我还要眼睁睁看着他在你面前演戏,我还要充当好姐姐的角色鼓励你去喜欢他,可现在,我不用再演下去了,他也不用?!?/p>

巫师做好了准备后,给凌若梦喝了一碗安神汤,在与她相隔几丈外的床上睡了过去,再端了一碗到她身边,却先问楚宸洋:“殿下,这安神汤要给她喝么?”

“哦?有何区别?”

“如果在人体醒着时动手,心脏便会更加鲜活,存活的可能性也随之更高?!?/p>

楚宸洋抬手拂过她绝美的脸庞,笑得冷酷:“我想,涵雨和若梦感情这么好,她一定也希望能把最好的心给自己的好姐姐,是不是?”

“你这个魔鬼!”慕涵雨恨声大喊,却在下一刻胸口就被工具狠狠的剖开,鲜血淋漓,痛彻四肢百骸。

“我就是……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铺天盖地的恨让她在剧痛中拼足力气的狂喊出来。

“是么?那我就让你连鬼也做不成,让你永不超生!”一直笑着的楚宸洋终于冷下脸,发出了狠话。

在最后被剜出了心脏意识散缺之时,巫师受楚宸洋之命,用那把他们从巫村盗来的灭魂刀,一刀刺穿了她的天灵盖,所谓魂飞魄散不过如此,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分成了几瓣,灵魂从身体撕扯开来,被粉碎一般的痛……

然而,却阴错阳差,这一刀下去,竟然让她灵魂出窍,落到了慕涵歌身上。

“小姐,都怪血芙没能?;ず媚?,让你受这非人的痛苦?!痹谔胶璧莱鲆磺姓嫦嗪?,听得满心愤恨的血芙当下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满脸泪水的自责道。

慕涵歌轻叹一声,扶起她:“怎么能怪你,是我被他设计,让你出外执行任务的,他们就是故意支开你来对付我,而这所谓的悬尸三天,也不过是为了引出你,赶尽杀绝,他们坏事做尽,自然也会怕人寻仇?!?/p>

血芙此番受了太大的刺激,即使受了慕涵歌的规劝,也一时难以平复情绪,依旧揪着自己的手止不住的泪水连连。

慕涵歌抽出手绢替她拭去脸庞上的泪痕:“记住,以后我们都不许再哭,你和我,都不是弱女子?!?/p>

血芙颤然抬眼,虽然面前这张脸不是自己跟了多年的小姐,然而从那双明眸中投射出来的光芒却能让人莫名的觉得安心,分明还是她血芙一直以来敬服着的小姐。

慕涵歌看着她为了自己伤成这样,不由又叹了口气,心疼之下,出声责怪道:“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的小姐,今夜就不该出现,如此莽撞送死,难道我就会安心?为了一具已经死了的尸体,你搭上自己值得么?”

也难怪慕涵歌会如此懊恼,她在屋顶上听得这个消息后,就想到楚宸洋那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计划,便趁夜偷偷的跟来乱葬岗,若不是楚宸兮及时出手相救,只怕自己也没办法将血芙活着带出来。

广东福彩26选5怎么玩_分分彩客户端下载-福彩好彩1是真是假 papi酱怀孕| 阿里启动香港上市| 国足23人大名单| 广州女子坠楼身亡| 马云再谈悔创阿里| 韩国宰5万头猪|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|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| 20岁体操选手去世| 李菁菁宣布退圈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