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/cite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
第10章:像极了她

  • 作者:零食物语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03-12
  • 本章字数:2269

第二天晚上,慕涵歌待所有人睡下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夜行衣,化好妆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丞相府。

“慕姑娘看来深藏不露?!背焚庾诼忠紊?,望着天上的月。

“王爷,你只需知道,与我合作不会误了你的事便可?!蹦胶枵驹谒砗?,声音清冷,尽管心中满是愧疚,表面上却不透露出一丝感情。

“慕姑娘莫要担心,我不会打探你的秘密?!背焚饨忠温?,却在下一秒怔住,“涵雨……”

是的,这便是他们的计划。慕涵歌化妆成涵雨的模样,去太子府装神弄鬼一番,引起楚宸洋的怀疑,这样可以分出他们的一部分注意力于追查慕涵雨,也方便下一步计划的进行。

只是,楚宸兮怎么也没想到,实在是太像了。他感觉,自己面前站着的,其实就是慕涵雨。无论是容貌,还是气质,真的是像极了她。

“如此、如此计划更加完美?!背焚馐栈亓四抗?,一时竟不敢再看她,“你且去吧,星阳会协助你?!?/p>

慕涵歌没再说话,运起轻功,飞身离去。

若说之前他还可以骗自己说,毕竟是姐妹,容貌经过化妆想象自然不足为奇,这身法竟都如此相像。

罢了,怕是涵雨私下教授与慕涵歌的吧。楚宸兮不愿多想,人已经死了,他没必要在自找失望。

再说慕涵歌,其实她也是十分紧张的,她十分怕楚宸兮起了疑心,而此事又实在不方便说与他。

叹了一口气,将脑海里与行动无关的事全部清除出去。今夜,只是报复楚宸洋的开胃小菜罢了。

有一个黑衣人闪了出来,对过暗语,正是星阳。

太子府把守森严,若非慕涵歌同星阳都是难得的高手,怕是连闯进去都不容易的。

星阳本来还想,对地形不熟悉,危险系数是极高的。却没想到,慕涵歌给他做了一个手势,示意他跟着她,然后他们便一路未惊动任何暗卫地到达了内院。

慕涵歌曾经是楚宸洋的影卫,对这里了如指掌,甚至哪个影卫在哪个地方,院里的护卫何时换班,各种暗语全都记得清清楚楚,在这里就如同在自家后院一般。

没想到楚宸洋竟然完全没有变动,也是,在他心里,自己怕是死了吧,那便没有人会透露出去,却不想会有冤魂来索命吧。

二人准备分头行动。慕涵歌去杀死几个家丁引起混乱,由星阳到达楚宸洋的书房获取需要的密件。

慕涵歌身穿夜行衣,在黑夜中穿梭,找到了凌若梦居住的院子。

果然,影卫还是那么多,不过可能是因为凌若梦已经获得了她的心脏,身体正在康复,影卫略微少了一点。

慕涵歌躲在一旁,冷眼盯了凌若梦的住房许久,终是转身离去。

一来影卫实在过多,没有完全恢复她前世内力的身体有些难以应付。二来,以楚宸洋对凌若梦的重视,若是得知此处有异绝对会立刻赶来,目前她不宜与他直接对上。

她知道院里几个巫师的住处,其中一个便是当初亲手剜出她心脏的巫师。便拿他的鲜血来为自己重生后的复仇拉开血腥的序幕。

如猫儿一般轻巧地在屋檐与院落中穿梭,慕涵歌很快便找到了那巫师的住处。

“呵呵……”慕涵歌躲在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,巫师房里的灯还亮着,她趁着巫师转头看向窗外时,运起轻功轻轻飘过。

“什么人?”巫师紧张地走到窗前,将窗户打开,然而院子里空无一人。

此时慕涵歌早已钻入巫师的房间,用内力将烛火吹灭。

巫师立刻转过身来,回想起刚才的身影,想起前几天被自己亲手剜出心脏的女人来,心中有些发寒。

内力再次运起,如同一阵风般从巫师耳旁吹过。

“嘭!”窗户关上了,屋内一片漆黑,只有月光透过窗纸隐隐使得屋内的物件有个形状。

“呵呵……”诡异的笑声再次响起,巫师开始恐慌,屋内平日他用惯的家具此刻也影影绰绰,如同一只只恐怖的鬼怪一般,将他包围。

慕涵歌此时早已在屋内撒下她制成的特殊迷幻粉,这药粉具有致幻作用,只要营造出相应的气氛,符合被下药人的心境,便可以产生逼真的幻境。

这巫师前些日子刚刚做过那等龌蹉残忍的事,又不像楚宸洋一般意志坚定、残忍无情,自然是会被幻境影响的。

“你杀了我,还命来!”慕涵歌轻轻地说道,声音中的寒意却如同十二月的严冬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巫师逐渐吸入致幻粉,看着一个身影逐渐靠近他,竟然是一个心脏消失了的女鬼。是她!她回来了!斩魂刀没有阻止她化为厉鬼!

巫师一声惨叫便想往门外逃去,慕涵歌要的便是这个时候,扔出一只黑色米粒大小的蛊虫,那蛊虫钻入巫师体内,巫师才刚刚打开门,浑身的鲜血便已被吸光,倒在门槛上

周围的巫师纷纷出来查看,只见一名同伴已经死去,死状可怖,脸上还遗留着惊恐的表情。

这些巫师都不是什么好人,平时更是残害过无数无辜之人,然而这种残忍的手法出现在他们周围时,他们还是十分惧怕的。

巡夜的侍卫听到响动立刻跑了过来,见到此景竟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查看。有影卫前去通报太子,其他人只得将此院密封,不让人进出。

无人发现,从那巫师的腿部突然飞出了一直红色的牡蛎大小的虫子,一直飞到房梁处。

慕涵歌满意地收回自己的嗜血蛊虫,知道楚宸洋差不多也要来了,凭借雄厚的内力和高超的身法技巧闪出房间,按照经验绕开楚宸洋来往此处的路。

她绕道内院的另外一处,这里居住的是楚宸洋供奉的幕僚,和他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她挑选了其中一个最为歹毒、祸害了最多人的一个幕僚。此人曾经对她有过歹意,只是最后被她狠狠收拾了一顿才作罢,倒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女子。

只恨自己当时瞎了眼,竟然跟随了供奉有品性如此之差的幕僚的太子,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想到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呢?

慕涵歌见那幕僚此时正与一女子缠绵,悄声进了屋内,先撒下致幻粉,然后熄灭了火烛。

正在床榻之上热火朝天的二人竟然没反应过来,直到那女子突然察觉床榻边上站着一个人。

那女子尖叫起来,下一秒,那人影便不见了。

待到侍卫赶来重新点燃烛火才发现,那女子身上的男人早已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,面部表情十分扭曲和痛苦。

此时星阳早已得到了需要的东西,待到慕涵歌出来后,二人便一同离开了。

广东福彩26选5怎么玩_分分彩客户端下载-福彩好彩1是真是假 徐冬冬发文| 双十一总成交额| 31省前三季度GDP| 林志玲婚宴遭抵制| 孙杨听证会开庭|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| 张雨绮鼻子| 知名教授分尸女生| 安徽蚌埠突发大火| 摩托罗拉发布手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