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strike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thead id="x1hh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x1hhn"><video id="x1hh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1hhn"></cite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<var id="x1hhn"></var>

掌阅小说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性言情 > 古代言情 > 拾荒斋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好哥哥求求你

  • 作者:家里有猫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17小时前
  • 本章字数:2046

草丛里又开始传出响声,她忍住没去瞧,知道帘画快忍不住了。

轩辕嫱槿抬头,扬起她笑得最好看的弧度,问:“那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“……嗯,我有喜欢的姑娘。”

“是谁?”轩辕嫱槿没想到水远竟然会这么坦诚。

要是他有胆把帘画的名字说出来,她就敬他是条汉子,大发慈悲放过他们。

水远沉吟片刻,淡着面上的笑容道:“是……”

不远处的柳树枝被折断,水远这下敢肯定,绝对不是风声作怪。春日里的风,很柔和,不会将树枝折断的。

听到他要回答了,轩辕嫱槿提着一颗心候着。他们是生是死,就全在他一句话了。

“是……”

“是谁?”

忽而,有石子投入湖中荡漾起水声,恰好是在柳树边。

婳婳才不管什么石子什么湖什么水声,她一心一意全心全意都放在水远的答案上。

水远似乎也在酝酿着情绪,微微扬高声音,洋溢着与他温和不入的热情:“帘画!”

他说的答案,很清晰地回响在她的脑海里。

帘画,帘画。帘画,帘画。

扑腾扑腾,扑腾扑腾,胸口处有东西在跳动着,是平稳的心跳。

轩辕嫱槿以为,她在得知了答案后会有其他情绪,但是什么情绪都没有。她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,转身要往回走。

不小心崴脚了。

水远的手递到她面前,她是不想接的,而后一想,罢了罢了,就牵这一次吧。这么看来,水远也不欠她什么,不喜欢她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。

她站起来,怀里掉出个装蝴蝶的罐子,砰地碎了。

蝴蝶们成双成对的飞走了。

水远眼里闪过惊讶,眸光恢复了她常见的模样:“这个罐子……”

方才轩辕嫱槿搭上他的手,顿悟了,原来对于一个可能一辈子就一次机会面对面说话的人,他都是这么温柔善意的,不单单是对她。

她是个死心眼的人,一旦认定了她是他特殊的人,便忍受不了他待别人一如她一般。忍受不了,她就舍掉。

她不是他的特例,这种情,她不要。

轩辕嫱槿看着脚底的碎片,有些惋惜地说:“本来想在我提亲成功后送给你的,飞就飞了吧,碎就碎了吧。”

相依相惜,一生如今。

这句话,是以前她准备好给水远的诺言。以轩辕氏的名义,压上殿下的所有,给他的诺言。

“那么,就此告辞。”轩辕嫱槿不想拖拉,本来是要来拆散他和帘画的,这个情况发展下去,拖到最后反而是她狼狈。

瞧着她的脚步有些虚,水远轻轻勾起嘴角,伸手要去扶,半路被一只手截了去。

“你怎么跑出来了,不是让你在屋里歇着么,是闷了么?”

轩辕嫱槿抬头,见着是容绝的脸。

她点点头:“是有些闷,出来走走,你怎么没在晚宴上?”

容绝面色凝重:“有点放不下你,脸还痛吗?”

“还好,你给的药很好用。”

容绝听她这么说,伸手就要去摘她的面巾看看伤口,被她躲过。她的目光瞟向一旁的水远。

容绝也去看水远,看到对方一脸见鬼的表情。

他嘲弄一笑:“也对,外人在场,咱们回去再摘面巾。你的容貌,他不配看。”

轩辕嫱槿听他这么说,心里头暗爽,面上却不动声色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容绝对着她始终都是热情又关切的,在她以外的所有人,他看着都像陌生人,极冷淡地瞥了水远一眼,挑衅地横抱起轩辕嫱槿,大摇大摆地从水远面前走过。

水远有句问话没问出来。

在看到那个装满蝴蝶的罐子,他就想问的话。

“你别难过。”容绝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,双手握着她的胳膊,有点用力。

轩辕嫱槿抬头看他:“我不难过啊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轩辕嫱槿如实地说:“我只是在沉思。”

“沉思什么?”

“水远和帘画之间的感情,这么明显的事情我以前为什么一点儿都没看出来,我的眼睛到底得多瞎?”轩辕嫱槿陷入了自我怀疑中。

容绝笑了出来:“不仅眼瞎,你还健忘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轩辕嫱槿觉得最近真的记性差了好多,不知道是不是复活了黄风萼的原因,有点伤元气。

容绝看都没看她一眼:“自己想。”

她做出个可怜状:“想不出来。”

“那你求求我?”

轩辕嫱槿立马开口:“求求你!”

容绝额头上要挂黑线了,这个人还是轩辕氏的殿下呢,有没有点殿下的尊严?

“喊声好听的。”容绝得寸进尺。

“好哥哥,求求你!”

容绝被她打败了,她不仅没有尊严,更是没有任何底线。

容绝突然安静了下来,轩辕嫱槿用手肘捅了捅他:“诶,做人不能这样子哦,我已经求你了,你该告诉我了吧?”

容绝把她放了下来,与她对视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她回答得很快:“容绝。”

“你记得我吗?”容绝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啊?”轩辕嫱槿被他问得云里雾里的,记得是记得,但可能跟他说的记得不是一回事。

容绝见她这样,就冷下脸,甩袖大步往前走。

轩辕嫱槿搞不懂他突然在生什么气,她追上去:“你知道我健忘,有什么事你跟我直说不行吗?”

容绝顿住了脚步,回头看她单着脚朝他跳过来,心里的气一下子就没了,嘴上却一点都没松口:“不记得我,却还记得要向水远提亲,你的健忘症真是忘得恰到好处啊。”

轩辕嫱槿听明白了,他这是在吃醋。

她继续单脚蹦过去,讨好地笑:“我不是不记得你,跟你有关的事情太多了,我一时不知道你说的哪一件。”

“笑一个嘛,小哥哥。”轩辕嫱槿努力地逗他笑。

容绝继续把她抱起来,让她继续蹦蹦跳跳下去,跳到天亮都跳不到她的房门。

“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溺过水?”容绝提起这件事。

这件事算是她想要嫁给水远的原因吧,她当然记得:“记得。”

“你记不记得是一个小男孩救的你?”

“记得啊,是水远。”

打赏

关于掌阅| 联系我们| 用户协议| 投稿说明| 版权声明| 客服中心| 反馈留言| 作者申请

Copyright (C) 2008-2017 www.key-po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(京)字117号 网文证 京ICP备11008516号-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zhangyue.com 举报电话:010-59845699

广东福彩26选5怎么玩_分分彩客户端下载-福彩好彩1是真是假 极品飞车| 孤独的美食家| 日本移出白名单| 宁波银行| 徐冬冬饰演小龙女| 中国新说唱| 中国新说唱| 斗鱼| 中秋节| 妻子的浪漫旅行|